Interview 人物專訪

點一盞燈/
龍希武導演的暖心情歌與慢式生活

Interview 人物專訪

點一盞燈/
龍希武導演的暖心情歌與慢式生活

福斯商旅全新車款T6.1 Caravelle 去年九月強勢上市,不只在市場上備受關注,特別為車款拍攝的《福斯商旅Happy !!! 運將情歌》影片也引起廣大討論,短短兩個月便在台灣福斯商旅Youtube 頻道及官方Facebook 創下380 萬次的點閱率, 其幕後推手是廣告導演龍希武,隨興、健談的他喜歡露營、熱衷燈爐收藏,在快節奏的廣告生涯享受慢式生活。

撰文Text 蕭景引 | 攝影 Photo 詹朝智

《福斯商旅Happy !!! 運將情歌》這支影片說的是運將父親終日奔波、拉拔女兒長大的故事,六分鐘長的影片穿插過去與現在,溫馨的劇情與細膩的情感傳達出家人間最親密的連結與記憶,就像影片裡的福斯商旅T 車系, 從T3 到T6.1 Caravelle,儘管經歷了時間的流逝、外型變革以及性能的升級,那份讓人信任的安全感,始終不變。

暖心影片搏好評

能拍出如此觸動人心的作品,要說創作者不融入點自身情感是不可能的,攝影助理、廣告製片出身的龍希武導演,回憶起剛入行時便與福斯商旅結下不解之緣,每回拍片要裝載大量攝影器材時,福斯商旅T 車系就是他的工作車,不論是自己開著車到處跑,或找租賃公司幫忙,圈內人習慣將T 車系的運將稱為「九巴司機」,形容他們是「最可靠的夥伴」,長年合作建立起不錯的交情,因此影片企畫之初便設定以運將做主人翁。

「福斯商旅實在、耐用,從設計、性能到配備全恰如其分、不虛華,給人舒服、安心的感覺,跟我在工作上認識的運將們一樣可靠。」龍希武導演表示福斯商旅T 車系主要的客群正是租賃公司的運將,台灣人經常用「起家厝」來形容為主人帶來好運的房子,福斯商旅T 車系正是不少運將的「起家車」,耐用、質感好,所以他們從年輕開到老,車款一代換過一代,撐起一個家,成就出一番事業。

 

--:--
《福斯商旅Happy !!! 運將情歌》影片藉由新上市的福斯商旅T6.1 Caravelle 和福斯商旅老車T3,串起緊密的父女情感和福斯商旅帶給車主的珍貴回憶。

拍攝巧合催出男兒淚

當然,成功的過程是辛苦的,得日夜奔波、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,《福斯商旅Happy !!! 運將情歌》影片最暖心的正是主人翁在忙碌的跑車行程中,擠出時間照顧女兒、享受天倫樂,那是女兒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。談到廣告拍攝,龍希武導演認為一支影片要成功,除了精準的前置作業,拍攝時的運氣也很重要,《福斯商旅Happy !!!運將情歌》影片拍攝過程中便有許多他口中「老天很幫忙」的時刻,就像影片最後成年的女兒終於找到爸爸當年開的T3,忍著激動心情打開後車門時,童年時與爸爸相處的親密回憶瞬間湧上心頭,催淚劇情讓人鼻酸。

龍希武記憶猶新地說「拍攝這場戲的那天陽光特別柔和溫暖,開拍前當我把後車門打開時,車主的小孩突然從車廂蹦出來,原來他們正在裡頭玩。後來在剪接室整理拍攝素材時,我發現攝影師也拍了一段影片裡的小女孩從車廂探出頭來的畫面,真的好巧! 很多畫面原本都不在腳本的設定裡,但這些不經意捕捉到的瞬間,連我自己都被觸動了。」龍希武開玩笑地說影片企畫之初便設定目標群眾是「心地柔軟、容易落淚的中年男子」,沒想到自個兒在剪接室時回看這些片段,竟真的感動得流下男兒淚。

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是片中的T3 是車主謝先生過世的父親留下來的,謝先生除了大方出借車子,拍攝時也經常在一旁協助,最後一場戲甚至帶著全家人一起入鏡演出,然而直到影片完成後,龍希武導演才知道原來拍攝當天,竟正好是謝先生父親的忌日! 他說道拍片就是這樣,會有許多別具意義的瞬間被留下,成為難以被取代的回憶,就像福斯商旅在車主心中的價值與意義,是一輩子的。

幽默的龍希武導演開玩笑地說每修好一盞燈並成功點亮的瞬間,只能以「充滿歡笑、愛與淚水」來形容,旁人無法體會。

燈爐狂熱者最愛德國工藝

做廣告跟當運將一樣總是很忙碌,幸好在節奏很快的工作之餘,龍希武導演有個需要慢慢來的興趣,讓生活得以取得平衡。三、四年前因為經常露營的關係,開始接觸燈爐,原先只是好玩地在網路上買了盞便宜的燈,收到後發現狀況實在太糟,只好動手修復、整理,從不斷發現問題、拼命找資料解決、在網路上與同好討論、四處搜尋零件、拜訪鐵工廠找可替代的物件,到最後修復完成、點燃火光的那剎,成就感不可言喻! 就這樣,他一頭栽了進去,興致一起便在網路上找心儀的燈爐回來修復,越買越多、越修越上手。

「燈爐的金屬材料、工藝細節、科學原理,對我來說很迷人,而不同的設計概念與工藝技術會讓每一盞燈有自己的個性,跟福斯商旅很像。」玩了那麼多燈,龍希武導演表示和車子一樣,他很欣賞德國燈,除了工藝理念獨樹一格,運用的零件也比其他國家繁複、細緻、做工謹慎、穩定度也特別好。他的收藏中便有許多不同年代生產的德國製燈爐,從1920 年、第二次世界大戰到50、60年代,每一盞燈爐的背景他都如數家珍,他認為收藏燈爐除了滿足男人天生愛修繕的特質,去挖掘它們的故事更令他著迷,他笑著說玩燈最棒的時刻便是夜裡獨自倒杯酒、點著燈火,靜靜欣賞火舌的變化,想著它曾經歷過的故事,真是人生一大樂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