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改裝

長照工作者 池致賢
真心搏感情
打造健康快樂的「長輩幼稚園」

特殊改裝

長照工作者 池致賢
真心搏感情
打造健康快樂的「長輩幼稚園」

綠色Caddy Maxi 1.4 IPC 車體印著「私立前金社區日間照顧長照機構」,這部福斯商旅車款在高雄大名鼎鼎,車主池致賢正是機構的股東、主任與社工,他說醒目的綠象徵陽光與活力,能帶給長輩最需要的健康與好心情。

撰文Text  蕭景引 | 攝影 Photo 詹朝智

池致賢原本是音樂老師,教了四十多年的吉他,五年前有感於少子化的影響,年輕學生逐年減少,隨之而來的是日益嚴重的照護問題,由於太太是資深護理師,幾年下來陸續經營了幾家長照機構,讓池致賢也興起投入長照行列的念頭,他說人過中年才決定從教育轉行做長照,憑的就是一股不服輸的幹勁,他先是報考大仁科技大學就讀社工系,畢業後積極籌備這座長照機構,從寫企劃書、申請、送審到開業,足足經歷了一年多的時間,由於政府關於長照機構的法規相當嚴格,想拿執照得經過消防、建管、衛生、拆除大隊等政府局處機關的重重審核,池致賢直到2019 年五月才終於拿到執照、七月正式開幕,迄今一年多,來這裡的長輩已高達36 位,名額已滿。

池致賢把機構裡的每位長輩當成自己的父母,每天安排不同的活動與課程,讓他們有更好的照顧與陪伴。

用心打造「長輩幼稚園」

池致賢幽默地形容這個機構是「長輩幼稚園」,長輩們最年長的是94 歲,最年輕的是一位20 歲但智商只有6歲的身心障礙者,大夥每天九點以前陸續抵達機構,先由照護員進行血壓、脈搏的測量後一起運動,有時安排體適能健康操,有時請物理治療師為他們做伸展。十一點二十準時用餐,照護員會根據每位長輩的牙口狀況與飲食習慣設計餐點,午餐後是午睡時間,每位長輩有自己的躺椅與被子,不想休息便在交誼廳聊天、看電視。下午時段定期安排繪畫、英文教學、電影觀賞、美食饗宴、卡拉OK 歡唱,每天有不同的活動表,讓長輩們體驗豐富生活,直到下午四點再陸續送長輩們回家。

池致賢認為做這行不只工作時間長,精神壓力也大,但與長輩相處的時光卻十分快樂,他提到人生最大的轉變莫過於作息變得正常、身體也健康多了,「以前教音樂時是標準的夜貓子,白天起床都過中午了,教課結束後回到家再寫些創作,經常是凌晨三、四點才睡,現在則是六點就得起床開車接長輩到機構,日子過得很規律。」池致賢笑著說早上光是把需要接送的20 幾位長輩一一接到機構裡來,就得花上接近三個小時的時間,晚上送長輩回家再花上三個小時,因此接送過程中最重要的莫過於安全與便利,這也是他選擇福斯商旅Caddy Maxi 1.4 IPC 的主因。

把Caddy Maxi 1.4 IPC 當幼稚園娃娃車

「我高中時唸的是汽修科,對車子本來就很有研究,Caddy Maxi 1.4 IPC 安全係數高、底盤扎實、噪音小,完全符合我用來接送長輩的主要需求。再者,由於機構坐落在小巷子裡,這部車子的大小剛剛好,看起來似乎很大,開起來的感覺卻像極轎車,兼具了廂型車的使用性與轎車的靈活性,非常實用。」

機構裡有幾位長輩行動不便,出入需要以輪椅代步,如何順暢地接送這些長輩是池致賢購車時最重視的條件,他特別推崇Caddy Maxi 1.4 IPC 後車廂可以提供輪椅停放區的設計,專利輪椅坡道裝置與輪椅固定裝置設計,讓輪椅可以順暢地上下,非常方便。「Caddy Maxi 1.4 IPC 掀起式的坡道設計比其他電動的設計方便、省時多了,一般電動設計運送一台輪椅上車的時間,我可以推上兩台輪椅,上推的過程毫不費力,長輩也坐得舒服。」

Caddy Maxi 1.4 IPC 掀起式的坡道設計不只照護者在使用時十分省時、省力,長輩也坐得安穩舒服。
Caddy Maxi 1.4 IPC 掀起式的坡道設計不只照護者在使用時十分省時、省力,長輩也坐得安穩舒服。
從教育界跨足長照領域,池致賢親力親為,機構裡的長輩對他既信任又依賴。

為長輩做四道看淡生死

「做這個行業假裝不了!」長照是一門辛苦又不討喜的事業,沒有真心誠意絕對做不來,畢竟照顧長輩不容易,與他們相處更需要愛心與耐心,還得依據長輩的個性與脾氣去找出與他們的相處方式。「這裡的長輩有失智的、憂鬱症的、脾氣暴躁的,常常有人亂發脾氣,我們就得一直安撫,跟他們生氣沒有用,因為他們展現出許多不合理的行為都不是他們能控制的,要理解,才會有真心。」池致賢以照顧自己父母的心情去對待機構裡的長輩,不只讓機構有好口碑,也贏得許多長輩和長輩家人的信任。

池致賢回憶這一年多來機構裡的長輩,有一些已不在人世,起初對於長輩的離去,他總是很難過,漸漸地,他體悟出病痛對於長輩身體與心靈的折磨,現在反而能看淡生死了。「你們有聽過四道嗎?」池致賢回想起一位在機構裡待了將近十個月、得了大腸癌末期的長輩,生命的最後幾天他特地開著車到醫院接他回家,並且建議家人能為不久人世的長輩舉辦四道儀式,「四道指的是道歉、道謝、道別、道愛,家人對彼此說出這輩子的抱歉、感謝與愛。那天是長輩的生日,全家人都聚在一起,我帶著吉他到他家裡邊彈奏邊哼唱,兒女和孫子對長輩說了很多平時想說但沒有機會說的話,長輩也一一回應,場面很令人動容。幾天後,長輩就過世了,但我想他走的時候必定是很滿足且無憾的!」